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婶婶的诱惑_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1-12 09:40:36

婶婶的诱惑

“组织上调我去协助办我们院初小学生暑假毛泽东思想学习班……既要把本职工作抓住不放了,并搞好,同时也要把学习班的工作担起来。”

在青海第二野战医院的岁月——从军50年纪念 五、小兵“司令” 蒋元明“组织上调我去协助办我们院初小学生暑假毛泽东思想学习班……既要把本职工作抓住不放了,并搞好,同时也要把学习班的工作担起来

”(摘自1969年7月22日日记)当伙头军没两个月,领导上临时抽我去办学生暑假学习班

医院干部们的小孩放假了,满院乱跑,会扰乱正常秩序,得把们管起来

和我搭伴儿的还有一个女兵,叫高荷,在科室做卫生员,六八年的兵,北京来的,干部子女,戴着眼镜,一副文静的样子,好脾气儿,像个当老师的

一见面,嗬,二三十个孩子,高高低低,男男女女,吵吵闹闹

这些小家伙儿可不是省油的灯,不是院长的儿子,就是政委的女儿,不是处长的公子,就是教导员的千金,淘气不说,还牛气得很,天不怕地不怕,连他爹妈都头痛

有一小男孩,长着一对小眼睛,向我炫耀在学校里是如何气哭女老师的,到下课了还不放过,领头高喊:“老师老师你别生气,我们向你说声对不起!老师老师你快放学,回去晚了就吃不着,一人一碗零一匙……”我是连笑带摇头

没过两天,高荷就气得不行,说没法管了,简直像一群土匪! “政委”高荷 (薜鲁辉提供) 我对这帮小家伙倒是有点信心,因为我在老家就是个“孩子头儿”

农村“四清运动”,工作组进村,青年组织起来了,妇女组织起来了……工作组的薜同志在隔壁卫家搭伙,我放暑假在家,天天碰面

她让我把生产队的学生也组织起来

这好办,都是我的小伙伴

于是开会,分组,选举班长队长,组织学习,列队操练,夜间拉练……工作组还不满足,把大队的中小学生也组织起来,请我当“儿童团长”

先组织孩子们学毛著,“老三篇”,地点就在医院北边的一排窑洞里,也就是我们新兵训练住过的地方

你起个头,说声“开始”,孩子们就大声朗诵起来:“为人民服务……”开头还整齐,声音洪亮,没一会就乱了,越来越乱

停!小孩最没耐心,换一个内容吧

去操场列队,立正、稍息、齐步走,这也不能长了

那就赛跑,把人分成两队,接力赛,争输赢

小孩子天性好胜,你就让他跑去吧

一个个累得趴那儿喘大气,你叫他淘他都没劲儿啦!还有爬山

医院后边就是山,黄土高坡,没树少草

我在炊事班,组织团支部搞活动,爬山就是一项

有一次,发现一只野兔,穷追了几面山,楞是追得那只兔子四肢发抖,趴在地上惊恐地瞪着我们:干嘛跟我过不去?! 孩子们一上山,个个撒欢儿,尽情地叫呀,跑呀,闹呀

我看到了自己的童年,我是在外婆家的山坡上跑大的

对孩子们来说,没有欢乐,吃什么穿什么都没意思

从小封闭、没有与大自然亲近交流、缺少欢乐的孩子,心理往往会有缺陷,对生活缺少热情;一旦受挫,很容易悲观失望

经过几天的活动,孩子们对学习班有了兴趣,每天一来,就问去哪儿玩?好吧,那就去远一点

我记得一次种树去过一个地方,好像有一片树林

队伍带到那里

河边上有一大片林子,相当茂密,一进去,有遮天蔽日的感觉

孩子们好象从没到过这样的地方,安静极了,眼睛不够使

在林子里走了一阵,路越来越窄,树越来越多

我挑出几个大男孩,组成“尖刀班”,让他们在前边探路,并作好路标;大部队随后跟进,完全是一副行军打仗的样子

越走林子越密,除了鸟叫,还有溪流,幽深而神秘,风一吹,嗖嗖地

我让队伍停下来,再叫几个大一点的孩子,吩咐他们到前边有岔道的地方隐藏起来,注意小弟弟小妹妹们的安全

然后让队伍拉开距离,一个一个地“通过封锁线”!男孩一般都觉得剌激过瘾,女孩就要胆怯一些,特别是那些扎小辫的女娃儿,像胆小的兔子一样往前小心翼翼地挪步,但没有一个退却

我在家乡领孩子们夜间拉练,穿过竹林坟地,就让他们一个个地通过,练胆量

那些鬼地方,就是白天一个人也害怕,何况晚上

但没有一个当逃兵的

这就是小孩!他们有着巨大的潜能,可大人们往往忽视了这一点,处处都想保护他们,结果扼制了潜能的发挥,变得低能

“ 练兵场”经过一段训练,孩子们最大的变化,就是纪律性增强了,吵架闹事的现象几乎没了,你再叫他做作业、复习功课,没有不听话的

一天,一个小孩突然叫了我一声“蒋司令”!结果所有的小孩都这么叫了

开始我还喝斥他们,后来就由他们叫吧

再后来,连院里有的家属也这么叫,院长、政委的老婆也叫,她们没想到一个小新兵还能管住这些宝贝疙瘩

其实,我这两下子都是“偷”来的

我的老家附近就是一个军校,我是看着部队出操、训练、打靶长大的

少年时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团长

如果说我这一生有什么遗憾的话,其中之一,那就是穿了七年军装,没有在野战军里真正摸爬滚打过,更没指挥过一兵一卒! 当然,也遇到过一次惊险

一次外出访贫问苦

地里的麦子已经收割了,堆在田野上,一垛一垛的

去时云淡天高,清风习习

回来的路上,突然,远处一声巨雷滚过来,接着乌云盖顶,一阵狂风,就下起了大雨——打在身上、头上才知道不光是雨,还有冰雹!白色的冰球儿满地乱滚

周围一片空旷,孩子们惊叫着四处奔跑

我顿时慌了,恨不能长出两支翅膀将他们罩住,情急之中我就大喊:快钻麦垛……所幸这场冰雹来得快,去得也快;孩子们并没乱跑,而是一个个把头扎进麦垛里

冰雹过去,他们一个个脸上挂着泪花,惊魂未定

高荷跑过去,摸摸这个的头,看看那个的脑袋

谢天谢地,没有一个孩子受伤!要是真砸坏了,别说无法向他们父母交待,就是我们心里也会难过得不得了

有道是,天有不测风云,人生注定要经历坎坎坷坷,想躲都躲不掉!当然,为将之道,上知天文,下晓地理

行军打仗,焉有不问天气的?我从小熟悉三国故事,这时才明白,那可不是说着玩的

快开学了

我真有点舍不得这些孩子,毕尽是我带过的“兵”!孩子们也是一口一个“蒋司令”,两个女孩还拽着我的衣袖问:明年还带不带我们玩?几年后,在北京遇到其中一个孩子,已经参军了,还叫我“蒋司令”

三十年后,战友聚会,见了高荷,提起往事,她很兴奋:“记得,记得,怎么能不记得呢!” 2003年6月19日 本文选自蒋元明著《人生有缘》(解放军出版社) 蒋元明,与共和国同龄,重庆人

1969年从军青海

197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,在人民日报从事编辑、记者工作三十多年,历任文学副刊主编、文艺部副主任、高级编辑、人民日报战略发展研究专家组成员,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兼职教授、硕士生导师

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,曾任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评委

现为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写作学会杂文专业委员会会长

出版了《嫩姜集》《怪味品书》《人生有缘》《曹兵到底多少万》等二十余部杂文、散文、随笔集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